上海广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客服电话:021-58620097 (工作日)

电脑必备软件

张杰的《我要你》,唱的是洪涛对《灵魂歌手》梁博的心里话吧?

纳兰不觉得梁博是以“挑战”的姿态出现,《灵魂歌手》开篇时的振聋发聩,满溢的是这个舞台甚至是当今乐坛上都少见的冲劲与赤忱,至于歌词中的字字句句,都是具有现实批判价值的思考与感悟。张杰的那首《我要你》,或许唱的就是洪涛对梁博想说的话吧?


张杰的《我要你》,唱的是洪涛对《灵魂歌手》梁博的心里话吧?

不觉之中,《歌手》也几近尾声。随着这期最后一次“双补位”,舞台上又多了一位熟脸。持续的高淘汰率,刺激歌手们有更强烈的冲动改编创作,也使得每一期都有新的亮点。当然,段子手李健始终是挂了收视保证的王牌。

正如纳兰在之前所说的那样,李健的作品甚少去关注男女情爱这个流行音乐最广泛的主题,而是更多对于“人”的关怀。没有撕心裂肺的高音,没有如泣如诉的悲凉,却通过声音本身截取普通人生活中某个片段进行还原与再现。《十点半的地铁》,唱的是每个大城市里都在时刻上演的情景。当戴上耳机踏上地铁车厢时,你便会发现歌似乎能够跟你眼前的一幕幕对号入座。在这个行色匆匆的空间里,多的是奋斗在大城里的故事与情绪。加上李健平缓和煦的倾诉,让歌曲本身充满了抚慰人心的力量。

有人评价迪玛希依稀有种从“进口小哥哥”化身“进口阿宝”的感觉,概因近十场比赛下来,他的套路几乎是如出一辙。原Key唱完《All By Myself》确实只能用“惊人”来概括,或许迪玛希的初衷便是要如同征服所有世界高峰一样,在这个舞台上唱完所有不可能完成的高音作品,颇有点“我来、我见、我征服”的意味。但必须要指出的是,第一个用花来形容美女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便一定是蠢材。已经没有人怀疑他的天赋与技巧,所以过多的花哨反倒只能破坏本身作品的完整性,并且拖累自己。尤其是最后即兴的转音,像只骄傲炫耀羽毛的孔雀,华丽却有些突兀。

事先便可以预想到,林忆莲唱《多得他》会引发怎样的话题,这首歌本是王菲的早期作品,林忆莲还曾与王菲同台合作过《多得他》。虽然对于现在很多年轻人来说这首歌并不如王菲的其它作品那么耳熟,但这首歌的KEY超高、转音多、节奏强,实非口水歌,尤其粤语歌和它本身所代表的情怀更已经足够以让老粉泪目。从歌曲意境上来说,这首抒情范十足的歌曲与林忆莲的契合度不可谓不高,尤其是在她从开局细腻入局,层层绽开情绪,乃至最后的即兴发挥,都是典型的“莲”式风。

林志炫此番演唱的《Feeling Good》,也实在是经典中的经典,给人的感觉林魔王更是以朝圣之心来演唱这首歌。大概是因为这首歌被翻唱的次数和版本实在太多繁多,已经很难创造出新的惊喜度来。总体来说林志炫的版本,中规中矩的成分更多,只不过依靠本身扎实的功底使得他以较高的完成度来诠释这首歌。但如果纳兰是现场评委的话,或许不会太认可这首歌能排到当场第一的水平。

不出意料张杰的这版《我要你》又引发了巨大的口水战,争议的焦点便在于后半段《天涯歌女》的改编与串烧。其实张杰演唱类似《我要你》这样软糯歌曲有着不错的声音优势,虽说达不到《驴得水》里的那种年代感,但嗓音舒缓轻柔之余还有着一定的想象空间,只不过后半段《天涯歌女》的“画面感做旧”接入值得探讨。一方面只要是营造旧上海氛围,就会自然联想起《夜上海》或者《天涯歌女》有些套路化;另一方面张杰直接反串女声唱《天涯歌女》实在有些出戏,他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能唱”。他现在需要证明的,并不是技巧的问题,而更多在于准确解读歌曲本身所承载的内在。

尽管狮子从开赛以来便被吐槽是雨神萧敬腾带着四个小伙伴的组合,但必须要承认的是每逢绝境老萧确实能够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尤其是当老萧从硬摇滚中解放出来时,这首《爱不爱我》迸发出来的意义远远大于万人演唱会大合唱时的煽情。声线上的专注度与感情上的倾注感,使得这首歌更多了一份聚焦感,它更像是对于某个爱人的深情告白,而不只是摇滚乐队与粉丝们隔空互动的产品。纵使这很不“摇滚”,但个人还是很喜欢这个版本的味道。

彭佳慧在出道以前有很长时间的酒吧驻唱经历,也是早期有着“铁肺”之称的台湾女歌手。正如李健所说的那样,她的声音中有台湾女歌手中不多见的高亢浑厚与爆裂感,更为难道的是她在驾驭慢歌时的婉转清亮亦是特色鲜明。所以作为再登上《歌手》舞台的彭佳慧,并没有直接以横冲直撞式的方式演绎《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尽管她知道这种方式在结果上可能会更有利),而是着重在细腻度与情感度上加重分量,演绎出原曲中那种痛彻心扉的撕裂感。

至于作为一个登台的挑战歌手梁博,纳兰倒不觉得他是以“挑战”的姿态出现。《灵魂歌手》开篇时的振聋发聩,满溢的是这个舞台甚至是当今乐坛上都少见的冲劲与赤忱,至于歌词中的字字句句,都是具有现实批判价值的思考与感悟。整部作品几乎也找不见炫技的痕迹,有的只是接近于直白的演绎。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回归音乐(尤其是摇滚乐)本质价值的歌手与作品,是当前这个时代所稀缺的,也是甚少能够被普罗大众所理解的,却更是需要珍惜与保护的。在他的身上,名次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微信公众号:nljmsh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